新手必读 官方微博
官方微信
扫描关注:理想财富微信公众号
理想选股APP
扫描下载理想选股app
2018-10-18
侠客岛:国务院要“大规模减税” 需决心更需艺术
2018-10-11 07:54:54 | 来源:中财网 | 阅读数:119
字号:
中央持续释放减税红包,既是在应对经济下行压力,也是在对接“降成本”这一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长期任务。过去五年,营改增累计减税近2万亿元,取消、免征、停征和减征1368项政府性基金和行政事业性收费,力度不可谓不大,仅今年5月1日增值税下调1个百分点后,合计减税就达1745亿元,减税效果显现。
  媒体:让企业获得实实在在的减税红利
  “抓紧研究更大规模的减税、更加明显的降费措施,真正让企业轻装上阵、放手发展”“政府要过‘紧日子’,把省下的钱用于保障民生支出,用在老百姓身上”,近日,财政部相关负责人的发言引发关注。这意味着更大规模的减税正在路上,表明我国降成本措施持续加力,将会给企业带来更多获得感。

  有一种观点认为,当前企业最大的挑战不在需求下滑,而在成本上升。尤其是对不少企业而言,成本如果上升,竞争力就会下降,因此减税降费的呼声一直不小。合理的税率应是多少,企业从银行融资的利息能不能抵扣,需要系统、科学、严密的测算与论证,但减负的共识已经清晰。

  
  中央持续释放减税红包,既是在应对经济下行压力,也是在对接“降成本”这一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长期任务。过去五年,营改增累计减税近2万亿元,取消、免征、停征和减征1368项政府性基金和行政事业性收费,力度不可谓不大,仅今年5月1日增值税下调1个百分点后,合计减税就达1745亿元,减税效果显现。然而,就像天气预报中有实际温度与体感温度的差别,眼下的当务之急,是把中央在宏观政策层面的部署举措,转化为企业在微观层面的切实获得感,让企业获得实实在在的减税红利。这就需要上下贯通,把中央政策落实到位。

  改革重在落实,也难在落实。在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员会第四次会议上,习近平总书记强调要投入更多精力、下更大气力抓落实,把改革重点放到解决实际问题上来。就减税降费而言,更好地为企业注入信心,一方面要继续加大减负力度,推动税率三档并两档落地;另一方面,也要避免中间环节的跑冒滴漏,不让获得感打折。这就需要避免减税降费在落实过程中变形走样,这也是为什么最近国务院强调,“在机构改革中确保社保费现有征收政策稳定,有关部门要加强督查,严禁自行对企业历史欠费进行集中清缴”。

  更大规模的减税,无疑有助于提振实体经济信心。外向看,身处激烈的国际竞争中,税负环境就是营商的大气候,是竞争的重要维度,形势逼人改革;内向看,避免经济脱实向虚,本身也需要出实招。企业利润越高,员工的待遇就越好;待遇越好,就越能吸引优秀人才;人才越多,企业的创新能力就越强。为企业减税降费、降低成本,就会形成良性循环,不断增强实体经济的竞争力,不断提升产品供给的能力和水平。正是从这个意义上说,为实体经济减负,不仅可以吸收资金流,也可以吸引人才流。

  当然,税收是财政之基,改革需要在利益平衡中推进。好在近几年,在减税降费的同时,通过不断培植和发展新的税源,财政增收有了源头活水,有能力也有条件进行力度更大的减税措施。而放在改革开放40年的历史长河中审视,通过减税降费来“放水养鱼”,通过增强企业发展的内生动力,不断做大税基,也被反复证明是成功的。减负,可以实现企业发展与国家财力增强的双赢。

  有学者说,我国财税体制改革的一大特点,就是它作为整体改革的重要组成部分,始终与整体改革相伴随,并服从、服务于整体改革的需要。纵观40年改革开放,其中很重要的一项任务就是为“财富创造”移除制度绊脚石,通过降低交易成本激发市场主体活力。今天,更大规模的减税已经在路上,将让中国的企业更能轻装上阵,获得更加坚强的信心、更加稳固的竞争优势。(人.民.日.报.)


  侠客岛:国务院要“大规模减税”需决心更需艺术
  【解局】国务院准备“大规模减税”:不仅需要决心,更需要艺术
  要论国庆黄金周最火的热词,“税”当之无愧。

  10月3日,范冰冰“阴阳合同”涉税问题有了最终处理结果,引发民众高度关注;更为牵动人心的则是事关个人和企业税赋的问题。10月7日,财政部部长刘昆在接受采访时,明确提出“还在研究更大规模的减税、更加明显的降费措施”;10月8日,国务院常务会议确定了完善出口退税政策加快退税进度的措施。

  不过,值得细究的是,关注之外,大家的期待似乎却并不高。尤其是今年一季度以及上半年的税收高速增长,使得减税额度与民众预期有了一定程度上的脱节,各界对于减税的“获得感”有所折扣。

  早在今年年初,《政府工作报告》确定了规模达1.1万亿元的减税降费目标,按照目前已经出台的减税措施,实际的减税额度可能超过1.3万亿。可见,中央减税的力度和决心是十分明显的。

  那么,究竟应该怎样减税?什么环节和力度的减税,才能称之为“大规模减税”?如何在既定减税额度的前提下,最大程度发挥减税对实体经济的刺激作用?今天我们依然请到了财税专家、上海财经大学范子英教授为我们解读。虽然本文专业性相对强,可能不如一般文章易读,但相信读罢可以对税制调整的考量和挑战,有更直观的认识。

  降税率
  从中国现阶段的国情来看,企业税占到中国总税收的90%,因此,减税也一定是以降低企业税负为主要方向。因为它一方面可以有效降低宏观税负,另一方面也能够有助于对冲中美贸易战的负面影响。

  在税种层面,减税的主要方向则应该为增值税和企业所得税。这两个税种占全部税收的62%,只有此二者下降了,才能够称得上“大规模减税”。

  具体怎么实施?

  最简单的方案无疑是降税率,操作层面最容易,减收效应也最明显。今年5月1日,增值税的基准税率由17%降到16%,11%档的税率降到10%。因此,新一轮的“大规模减税”不可避免会涉及到基准税率的下调,当然,还有税率并档。

  如何理解这个税率并档?
  这得从2012年的多档税率谈起。众所周知,此前,服务业的营业税往往是3%或者5%的低税率,如果要转变为增值税税制,则可能带来较大的税负波动。为了更好地进行过渡,于是在原有增值税17%税率之下,新设一些较低的税率,这样一来,就出现了11%和6%两档,即多档税率。

  但是,多档税率也带来了行业间增值税税负的不公平。由于中国的增值税采用的是“扣税法”,也就是销项减进项,假设一个100万的商品从6%税率行业流向17%税率行业,那么6%税率行业只需要开出6万(100万*6%)的税票,亦即17%税率行业的进项税。但对于17%税率行业来说,如果商品售价200万,他的销项税为34万(200万*17%)的销项税,最终缴纳增值税额为28万(34万—6万)。

  但问题是,其实际增加值只有100万,如果以此来计算,17%行业所需缴纳税额只有17万,上游少缴纳的11万增值税,全部由下游行业给补交了。这样就产生了很大程度上的不合理。因此,这一轮的增值税税率下降,高税率档次的下降幅度要超过低税率档次,以缓解税负的不合理分布。

  例如,增值税基准税率由16%降到14%,10%税率降到9%,6%税率不变。

  另一个需要调整税率的是企业所得税。

  自2007年设置25%的基准税率以来,企业所得税就没有对税率做过调整。当年的税率设定,是考虑到全世界159个国家的平均税率为28.6%,我们设定在25%是有一定竞争力的。但问题是,十多年来,形势一直再变化。事实上,很多国家都对企业所得税税率进行了下调,美国在2017年将企业所得税税率下降至21%,新形势下的中国所得税税率反而没有优势了。

  因此,我国企业所得税的基准税率,可以下调至22%左右。

  改税制
  任何时代的减税,都是与政策目标紧密关联的。虽然降税率能够减税,但却不一定与当下的目标完全吻合。

  如果我们的目的是刺激消费,那么降低增值税税率当然很有用。增值税属于环环抵扣、层层转嫁,最后是把税收附加在商品价格上。在理想的情况下,降低增值税税率,会相应降低最终消费品的价格,从而刺激消费需求,增加内需。

  但是如果目的是为了促进企业经营状况,降低企业所得税率却不一定有预期效果。在宏观经济未明显回暖的时候,只有那些经营状况好的企业,才会有较多的税前利润;而真正需要帮助的企业,利润水平非常低下,甚至多年亏损,这些企业在25%的税率时是不交税的,即使税率下降了,他们的企业所得税也是很少,由此的减税效应也就很小了。

  进一步说,如果“大规模减税”与提振实体经济活力相关,那么,我们就需要在税制的完善上做更多的拓展。换言之,除去降低增值税和企业所得税,还要改革税制。

  首先是可以允许企业向前结转亏损。企业的经营肯定是有亏有盈的,盈利年份缴纳所得税,如果亏损了,按照我国现有的税法,企业可以将亏损结转到以后5年内使用。但是,不允许企业向前结转,也就是不能把之前年份以及缴纳的企业所得税退回。

  但是其他很多国家则不然,不少国家都允许同时向前和向后结转亏损,只是在结转年限上做一些规定。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就是给经营困难企业的一种补贴,有助于企业渡过难关。

  其次是要扩大留抵税额退税的范围。所谓留抵税,就是指当月购进货物多,进项税也就多,库存商品也就多。如果当期进项大于销项,就会出现留抵税金,同时也会有相应多的库存商品。

  企业缴纳的增值税,是销项税减去进项税,当销项税小于进项税时,就产生了留抵税额的问题,也就是说企业当年用不完的进项税,是允许企业在往后的年度内使用的。这等价于企业向政府提供了一笔无息贷款,在实体经济融资困难时,加重了企业的融资负担。2018年,财政部对装备制造等先进制造业、研发等现代服务业和电网企业开展了退还留抵税额的政策,取得了良好效果,说明这种政策是有积极作用的。

  最后是开展一些刺激企业投资的税收政策。

  2014年,相关部门针对部分行业推出了固定资产加速折旧政策,2018年进一步加大了该政策的力度,但是从实施效果来看并不明显。一个主要原因是,企业在经济低迷阶段的投资需求是非常少的,同时很多企业的税前利润本来就不多,固定资产折旧仅仅是降低当年的税前利润,对一些民营制造业企业来说,这个政策在经济低迷阶段还用不上。

  考虑到大多数企业都缴纳增值税,可以将所得税的加计扣除政策,借鉴到增值税税制。为了提振企业的投资,特别是民营企业投资,可以允许企业对购进固定资产的进项税进行加计扣除,这等价于给那些投资的企业一笔定向补贴,激励企业增加投资,从而提升经济活力。

  防风险
  减税是有风险的,很多情况下,这种风险还是非常大的。试想一下,如果“大规模减税”带来的是“大规模减收”,同时实体经济又没有明显回暖,“大规模减税”有可能使得中国经济陷入更为尴尬的境地。因此,做好防风险的预案是非常关键的。

  首先是国家财政收入的大幅下降。“大规模减税”要求瞄向最主要的税种,因此减收是必然的结果,如果大幅度下调税率,再叠加了宏观经济形势的新变化,例如PPI(生产价格指数)的下降,那么减收效应是会成倍放大的。

  如果减收的幅度足够大,就需要配合债务发行来填补财力空缺,这样很可能突破现有3%的赤字率,考虑到中国的实际赤字率水平可能更高,不可避免地会增加财政的债务风险。

  其次是部分地区的财政困难加剧。减税的减收效应,在国家加总层面一般不会非常严重,但是一旦落实到某个具体地方,则可能表现的完全不同。同一种减税政策,一些地区可能受影响较小,必然会有一些地方受到非常大的冲击。

  因此,“大规模减税”的一个不可避免的问题,在于部分地区的财政困难会加剧,如果地方收支缺口长时间得不到缓解,那么就会影响地方政府的正常运行,例如影响机关、事业单位人员工资发放。因此,中央财政需要对这些特殊地区的特定风险做好预案。

  第三种风险是地方政府的策略性行为。“大规模减税”是指向某些特定税种,而这些税种的收入往往又是在不同政府层级间共享的,例如目前的增值税收入中,中央和地方各占50%,国家层面的减税政策会直接影响到地方收入,地方政府的激励和行为会相应发生变化,其中一种可能性就是加大征收力度,或者逐步清理原有的税收优惠,这些策略性行为会在很大程度上对冲“大规模减税”。

  说到底,减税不仅是降税率,更是一项值得细琢磨的“艺术”。

  文/范子英(上海财经大学公共经济与管理学院)(.人.民.日.报.海.外.版)


  证券时报:改革增值税下一步减税重头戏
  改革增值税
  下一步减税重头戏
据记者易永英
  减税,当仁不让成为今年财政政策的关键词。近日,财政部长刘昆明确表态,今年全年减税降费规模预计将超过1.3万亿元,同时还在研究更大规模的减税、更加明显的降费措施。笔者认为接下来减税的看点就在增值税改革。

  
  增值税是我国的第一大税种。1984年我国正式建立增值税这一法定税种,2012年,上海率先实施营改增试点,2016年5月全面推行。2017年我国增值税收入达5.6万亿元,占税收比重的39%。2018年上半年我国税收总收入增长14.4%,其中增值税收入增长16.6%。

  
  今年以减税为主要目标的增值税简并税率等多项改革已经开始执行。到目前为止,减税政策效应初步显现。比如部分行业增值税税率从5月1日起下调,国内增值税前5个月平均增速为19.5%,自6月份以来逐渐下降,8月份已降至2.1%。相信随着时间的推移,减税成效会更加显著。

  
  除了已经开始执行的增值税政策落地效果值得期待,另一方面,增值税制度改革还需要结合我国的国情,借鉴国际增值税制度的发展趋势来进一步完善。

  
  比如,在我国直接税比重逐步上升的趋势下,增值税降低税率具有一定的空间。另外,相对而言,目前增值税税率的下调幅度仍然是偏小的。而在企业研发费用抵扣方面,如果企业没有盈利就没法抵扣,结果导致所得税减免不能惠及所有企业。在经济增速放缓、企业利润增速下滑的形势下,企业部门最大的挑战其实不在于需求下滑,而是在成本上升,其中税收成本就是重要的一环。因此当前积极财政政策的一个核心内容是减轻企业税费负担,尤其是适当降低增值税税率,这将会有力增强企业尤其是中小企业的发展活力。因此,未来进一步下调企业相关税率,尤其是增值税税率值得期待。

  
  再比如,增值税三档变两档也可以期待。2018年政府工作报告中明确提到,增值税相关措施是减税政策的重要组成部分,具体包括:改革完善增值税,按照三档并两档方向调整税率水平,重点降低制造业、交通运输等行业税率,提高小规模纳税人年销售额标准等。改革目标不是一步就能到位的,由于低税率的简并压力巨大,还需等待时机。若减税政策是有步骤逐步向着既定方向进行的话,那么下一步就可能会有进一步优化税率结构的举措推出。

  
  总而言之,要更大规模地减税,增值税改革值得重点期待。(证.券.时.报)


 
理想财富微信公众号 回顶部 到页底
理想财富官方微信
关闭
关闭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