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手必读 官方微博
官方微信
扫描关注:理想财富微信公众号
理想选股APP
扫描下载理想选股app
2018-09-26
首页»   今日焦点  » 正文
国资“买壳”路线图:四地国资齐揽10家公司股权
2018-09-14 08:03:52 | 来源:中财网 | 阅读数:274
字号:
9月13日,中办、国办发布《关于加强国有企业资产负债约束的指导意见》,专门针对国企负债进行精准且严格的目标管理。
  国企负债约束机制出台:2020年末负债率降低2个百分点
  9月13日,中办、国办发布《关于加强国有企业资产负债约束的指导意见》(下称《意见》),专门针对国企负债进行精准且严格的目标管理。《意见》提出,推动国有企业平均资产负债率到2020年年末比2017年年末降低2个百分点左右,之后国有企业资产负债率基本保持在同行业同规模企业的平均水平。

  今年4月召开的中央财经委员会第一次会议表示,要以结构性去杠杆为基本思路,分部门、分债务类型提出不同要求,地方政府和企业特别是国有企业要尽快把杠杆降下来。出台本次《意见》的一个目的也是为了降低国有企业杠杆率。

  国家发展改革委财政金融司司长陈洪宛8月表示,到今年6月底,全部国有企业资产负债率64.9%,分别较年初和去年同期下降0.7和0.6个百分点。

  《意见》提出,加强国企负债约束要坚持全面覆盖与分类管理相结合。所有行业、所有类型国有企业均纳入资产负债约束管理体制。同时,根据不同行业资产负债特征,分行业设置国有企业资产负债约束指标标准。

  “一方面要降低总体的负债水平;另一方面要分行业、分类型区别对待,对那些战略性新兴产业要适当宽容,从而实现国企负债的结构性优化。”天津财经大学经济学院教授丛屹对21媒体记者表示。

  《意见》对加强国企负债约束提出了指标管理。第一个指标是,推动国有企业平均资产负债率到2020年年末比2017年年末降低2个百分点左右。

  第二个指标是,原则上以本行业上年度规模以上全部企业平均资产负债率为基准线,基准线加5个百分点为本年度资产负债率预警线,基准线加10个百分点为本年度资产负债率重点监管线。

  “这应该是一个经验值,5个、10个百分点不是一个绝对精确值,而是在足够大的样本数下确定的临界线。”丛屹说,“最关键的是要进行结构化管理,分清不同行业、类型国企负债的情况,有针对性地施策。”

  《意见》提出,严格控制产能过剩行业国有企业资产负债率,适度灵活掌握有利于推动经济转型升级发展的战略性新兴产业、创新创业等领域的国有企业资产负债率。

  《意见》要求,国有企业集团合并报表资产负债率预警线和重点监管线,可由相关国有资产管理部门根据主业构成、发展水平以及分类监管要求确定。邮政、铁路等特殊行业或无法取得统计数据行业的企业资产负债率预警线和重点监管线,由相关国有资产管理部门根据国家政策导向、行业情况并参考国际经验确定。

  《意见》还表示,由国务院国资委履行出资人职责的中央企业,资产负债率管控工作继续执行现行要求,实践中再予以调整完善。金融类国有企业资产负债约束按照现有管理制度和标准实施。

  “关键是要理清,哪些企业是在围绕实体经济进行投入,这类企业要适当宽容,甚至给予支持。对于那些借来贷款不用于经营而是转手高息放贷的企业,则要坚决约束。”丛屹说。

  此前的2016年10月,国务院印发了《积极稳妥降低企业杠杆率的意见》,提出了降杠杆主要途径,包括兼并重组、债权股、破产、股权融资等。

  中办、国办《意见》则从完善国有企业资产负债自我约束机制、强化国有企业资产负债外部约束机制、加强国有企业资产负债约束的配套措施等方面提出要求。

  比如,《意见》提出,鼓励国有企业跨地区开展兼并重组。加大对产业集中度不高、同质化竞争突出行业国有企业的联合重组力度。鼓励各类投资者通过股权投资基金、创业投资基金、产业投资基金等形式参与国有企业兼并重组。

  “山西省有7大国有煤炭企业集团,每个集团都形成了较完整的煤炭产业链,造成了各个集团主业不集中、子产业亏损等问题。在目前的改革中,正在通过资本层面的运作,确定主业,剥离辅业,再将辅业进行整合的方式,进行股权融资,降低了资产负债率,也利于进行混改。”一名在山西进行国资基金管理的基金业人士告诉21媒体记者。

  值得注意的是,在地方经济中握有绝对话语权的国有企业将面临严格的外部约束。《意见》提出了建立高负债企业限期降低资产负债率机制、加强金融机构对高负债企业的协同约束、强化企业财务失信行为联合惩戒机制等手段。(21.世.纪.经.济.报.道.)


  国资“买壳”路线图:四地国资齐揽10公司股权
  摘要【国资“买壳”路线图:四地国资齐揽10公司股权】公开信息显示,9月截至11日,A股就有6家上市公司计划向国资转让股份、控制权,有的地方国资一个月拿下3家上市公司。而据第一财经粗略统计,从2018年初至今,至少已有22家上市公司向地方国资大比例转让股份或控股权。除了两家转让失败的公司以外,迄今为止,已有10家上市公司的股份、控股权,可能将收归四地地方国资,占比达到一半,其中又以深圳、河南居多,涉及受让股份的上市公司均为3家。地方国资的“买壳”版图已然成型。(第一财经日报)
  
  [从年初至今,至少已有22家上市公司向地方国资大比例转让股份或控股权,除转让失败的两家,有10家公司股权被深圳、河南、四川等四地国资收归囊中,如交易全部完成,占比将达到一半。]
  地方国资出手上市公司股份、控制权的步伐,已经陡然加快。

  
  公开信息显示,9月截至11日,A股就有6家上市公司计划向国资转让股份、控制权,有的地方国资一个月拿下3家上市公司。而据第一财经粗略统计,从2018年初至今,至少已有22家上市公司向地方国资大比例转让股份或控股权。

  除了两家转让失败的公司以外,迄今为止,已有10家上市公司的股份、控股权,可能将收归四地地方国资,占比达到一半,其中又以深圳、河南居多,涉及受让股份的上市公司均为3家。地方国资的“买壳”版图已然成型。

  国资“驰援”
  最新的案例是梦网集团。该公司9月11日公告称,为优化资本结构,深圳市国资委下属公司拟大比例战略入股该公司,目前已与其股东达成入股意向,计划以现金购买其股东持有的部分股份,公司股票自9月12日开市起停牌。

  就在同一天,华英农业也计划引入国资。根据披露,该公司当天与信阳华信投资集团(下称“华信投资”)签署意向协议,双方基于战略合作需要,拟进一步探索股权合作方案,改善华英农业股权结构。而华信投资实际控制人为信阳市政府。

  就在此前一天的9月10日,还有英唐智控、环能科技、怡亚通3家上市公司向国资转让股份或控制权,接盘方都具有国资背景。

  根据英唐智控9月10日披露,国有独资的浙江国有资本运营有限公司(下称“浙江国资”)拟以战略投资者的身份,以现金认购英唐智控的定增股份,认购数量约为发行后总股本的15%左右。同时,其控股股东不排除因引入国有投资者获取公司控制权,而进行部分股权转让的可能。若控股股东转让部分股权,将引发控股股东变更。

  同日,环能科技也公告称,当日收到通知,控股股东拟引进某国有企业为战略投资方,以协议的方式由战略投资方或其出资设立的控股子公司收购环能科技20%~29%股份,并成为上市公司控股股东。

  此外,怡亚通也在同一天披露,控股股东深圳市怡亚通投资控股有限公司(下称“怡亚通控股”)、实际控制人周国辉,将所持该公司1.06亿股、占比5%的股份,转让给深圳投资控股有限公司(下称“深投控”),转让价格为5.5元/股。资料显示,深投控为深圳国资委下属国企。

  而更早些时候,豫金刚石也向河南省财政厅下属企业转让股份。9月4日,豫金刚石控股股东与河南农投金控股份公司(下称“农投金控”)签订协议,将豫金刚石1.01亿股转给农投金控,转让价格为4.67亿元。转让完成后,农投金控将持股8.42%。资料显示,农投金控由河南农业综合开发公司持股63.27%,后者则由河南省财政厅100%出资。

  第一财经多方查阅发现,2018年以来,A股约有22家上市公司大比例转让股份或控股权。而包括上述公司在内,截至9月11日,当月短短11天之内,已有6家上市公司转让股份或控制权。

  22家公司引入国资,四地揽壳近半
  随着引入国资的上市公司数量不断增加,在这一波汹涌的壳资源交易大潮中,国资的版图也已初见雏形。

  从年初至今,至少已有22家上市公司向地方国资大比例转让股份或控股权,除转让失败的两家,有10家公司股权被深圳、河南、四川等四地国资收归囊中,如交易全部完成,占比将达到一半。

  其中,深圳、河南两地地方国资,又是迄今为止入手上市公司股份、控股权数量最多的,目前均已达到3家,而且深圳国资出手最为阔绰,速度也最快。

  根据梦网集团9月11日披露,除了现金收购其股东所持该公司股份,深圳国资委下属企业计划战略增持该公司更多股份,但正式协议尚未签订,最终具体股份数量待定,此次战略入股行为可能导致其实际控制人发生变更。

  这是短短一个月内深圳国资取得控股权的第二家上市公司。此前,深圳国资已经正式获得怡亚通的控股权。

  在9月10日获得怡亚通5%股份后,加上此前的5月15日,怡亚通控股、周国辉已将怡亚通2.82亿股、占比13.3%的股份,以6.45元/股转让给深投控,深投控已总计持有怡亚通3.88亿股,成为占比18.3%的第一大股东,怡亚通控股持股比例降至17.85%。

  更早前的8月,深圳国资还大比例入手科陆电子股权。8月4日,科陆电子控股股东饶陆华将持有的1.52亿股,以10.34亿元的价格,转让给深圳国资控制的远致投资,后者成为科陆电子持股10.78%的重要股东,饶陆华持股则降至32.35%。

  河南地方国资最近几个月来也频频出手,受让或计划受让的上市公司股权也达到3家。除了华英农业、豫金刚石外,还在6月份计划受让大富科技控股权。

  6月28日,大富科技控股股东大富配天投资与郑州航空港兴港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下称“兴港投资”)达成协议,前者将在二级市场发行存量可交换债,兴港投资通过旗下公司收购,以承接可交换债并转股+协议转让方式取得上市公司约29.99%的股权,成为控股股东。

  根据大富科技披露,郑州航空港区管委会为河南省政府派出机构,规格正厅级,兴港投资为管委会下属的国有独资公司,截至2018年4月30日,实收资本120亿元,全资、参控股企业及分公司95家,合并资产总额1390.3亿元,净资产442.27亿元。

  区县国资也入场
  除了深圳、河南两地之外,四川省国资、北京海淀地方国资紧随其后,入手的上市公司股权均在两家以上。

  根据盛运环保9月8日公告,四川能源投资集团(下称“川能集团”)及其一致行动人四川发展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正在推进该公司债务重整、股权合作等重大事项。5月23日,川能集团、盛运环保及其控股股东开晓胜签订协议,开晓胜将其所持13.69%股份全部转让给川能集团,以让后者获得该公司控制权,且对盛运环保垃圾发电项目投资不低于156.75亿元。

  此外,8月6日,新筑股份公告称,四川省国资委独资的四川发展(控股)有限责任公司已受让该公司15.95%股份,成为第一大股东,交易对价为8.27亿元,原大股东持股比例从22.91%降至6.96%,成为二股东。

  2018年以来,A股市场跌宕起伏的行情,让区县一级国资也开始下场买壳。短短两个月内,北京海淀国资就受让了三聚环保、金一文化两家上市公司控制权。

  根据金一文化7月8日披露,其控股股东上海碧空龙翔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下称“碧空龙翔”)的股东,已与北京海淀科技金融资本控股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海科金”)签署协议,拟将所持碧空龙翔的73.32%股权转让给海科金,后者将成为碧空龙翔新的控股股东。

  公开信息显示,海科金是北京市海淀区政府、区国资委通过整合区属金融服务资源所组建的区域科技金融服务与实施平台,控股股东为海淀国资中心,后者实际控制人为海淀区国资委。

  7月23日,三聚环保公告称,经海淀区政府常务会议审议,海淀科技股东北京金种子创业谷科技孵化器中心所持海淀科技2%股权,无偿划转给海淀区国有资产投资经营有限公司(下称“海淀国投”)。划转后,海淀国投持有海淀科技51%股权,成为其控股股东;同时,海淀区国资委成为三聚环保的实际控制人。(.第.一.财.经.日.报) 
理想财富微信公众号 回顶部 到页底
理想财富官方微信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