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手必读 官方微博
官方微信
扫描关注:理想财富微信公众号
理想选股APP
扫描下载理想选股app
2018-04-22
首页»   今日焦点  » 正文
1天38家IPO企业撤材料创纪录今年来113家 批文放缓
2018-04-16 07:45:03 | 来源:中财网 | 阅读数:139
字号:
首次公开发行(IPO)排队队列中终止审查的企业数持续增加,仅3月30日就创出单日38家“撤材料”的最高值,截至4月12日,今年以来已有113家企业离开了IPO通道。
  IPO堰塞湖基本消解:新增减少 终止审查数持续攀升
  首次公开发行(IPO)排队队列中终止审查的企业数持续增加,仅3月30日就创出单日38家“撤材料”的最高值,截至4月12日,今年以来已有113家企业离开了IPO通道。伴随在审企业撤回首发申请的增多和新增申报企业数量的减少,困扰A股市场的IPO“堰塞湖”正在快速消解,排队企业家数已降到333家。

  有券商人士表示,从严监管让IPO在发行常态化的同时,也让不少有瑕疵、不再符合审核标准的企业打了退堂鼓,这对于提高IPO发行质量,保护投资者合法权益是有好处的。

  撤回者骤增
  新增者寡淡
  谁也不曾想到,IPO“堰塞湖”从最高峰时的约900家降至现在的300多家,只用了一年半的时间,这一方面是因为IPO从严审核下的发行常态化,另一方面是监管力度的加大让一些不达标的企业萌生了退意。

  来自证监会的最新消息显示,截至4月12日,证监会受理首发企业333家,其中,已过会29家,未过会304家,未过会企业中正常待审企业291家,中止审查企业13家。

  与此同时,今年以来已有113家企业终止了IPO申请,其中仅3月份就有79家,仅在3月30日当日就有38家企业离开IPO通道,刷新了单日“撤材料”纪录。与之对比明显的是,今年以来新增申报企业数量只有16家,较去年同期大幅减少。

  从公司行业来看,申请终止审查企业所属行业大多是电气机械和器材制造业、专用设备制造业、橡胶和塑料制品业、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

  在IPO排队企业大幅减少的同时,IPO过会率和审核企业家数也大幅放缓。统计数据显示,2018年以来,证监会发审委共审核首发公司总家次82次,其中通过为40家次,过会率仅为48.78%;未通过为34家次,占比41.46%;其他(暂缓表决、取消审核)为8家,占比9.76%。相比之下,2017年同期,发审委审核公司总数达到103家次,其中90家次通过,过会率为87.38%。

  大量企业撤回IPO申请,同新股发行审核的日趋严格以及现场检查带来的压力有关。2017年下半年,在做好新股发行常态化工作的同时,证监会对22家IPO在审企业开展了现场检查。在现场检查中,证监会对2家企业采取出具警示函的监管措施,对13家中介机构拟按程序采取相应监管措施,对存在其他问题的企业及其中介机构进行督促整改或约谈提醒,在现场检查准备和实施期间,共有10家企业撤回了IPO申请。

  证监会还表示,2018年上半年将继续深入开展IPO企业现场检查工作。检查范围主要包括:信息披露质量抽查抽中的企业;日常审核中发现存在明显问题或较大风险的企业;反馈意见或告知函等回复材料超期未报的企业。业内人士普遍认为,在IPO审核日益趋严的大背景下,一些本身业绩不理想、资质有瑕疵、质量不过关的企业选择撤回申报材料也在情理之中。

  业绩不佳、三类股东企业
  撤回较多
  令企业萌生退意的还有今年年初证监会的一则监管问答,证监会明确表示将区分交易类型,对标的资产曾申报IPO被否决的重组项目加强监管,其中,对于重组上市类交易(即借壳上市),企业在IPO被否决后至少应运行3年才可筹划重组上市。

  “一朝被否后续影响太多。”一家券商的投行人士表示,一些没有十足把握能够过会的项目,我们都会劝企业先自行撤回材料,等重新准备后确保符合标准了再申报,按照当前的审核节奏,企业提交材料半年后就能上发审会,日后这一周期会随着排队企业的减少越来越快,即报即审将在不久后到来。

  纵观终止审查的企业,绝大多数是两类,一类是业绩表现不佳,尤其净利润、营收不符合市场预期,IPO审核从严加速此类企业退出。一类是新三板企业,特别是存在三类股东情况的,由于三类股东可能存在层层嵌套和高杠杆,以及股东身份不透明、无法穿透等问题,不符合上市监管“股权清晰”的审核要求,一直受到发审委的重点关注,因此三类股东也成为新三板挂牌公司拟IPO的重大阻碍,虽然之前新三板公司文灿股份成功过会,但绝大多数IPO待审的新三板公司并不能像文灿股份一样做到对三类股东进行100%的穿透核查。

  安信证券研究显示,目前新三板申报IPO排队且处于正常审核状态的企业共112家,近三年净利润合计达1亿以上且最近一年净利润达5000万以上的企业共58家,占比51.8%。目前处于辅导期尚未申报的企业共445家,其中,近三年净利润大于1亿元,且最近一个会计年度净利润大于5000万的企业共83家,占比18.7%。安信证券认为,IPO审核趋严加之净利润门槛或将提高,也导致了新三板拟IPO企业的撤回申报高峰的来临。

  在IPO“堰塞湖”逐步消退的同时,监管层也在释放着政策信号吸引新经济企业到A股来。境内创新企业可通过发行股票或存托凭证上市,试点企业名单、规模具体要求确定,目标涵盖了互联网、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软件和集成电路、高端装备、生物医药等高新技术产业等,证监会在上周五率先对网信企业亮出“邀请函”。按照标准,目前尚未在境内外上市、估值超过200亿人民币的“独角兽”包括蚂蚁金服、滴滴出行、小米等约29家,合计估值约2.74万亿人民币。在境外上市且符合试点企业条件的“独角兽”5家,包括阿里巴巴、百度、京东、网易、腾讯等,合计市值约7.1万亿人民币,初步预计境外上市“独角兽”回归将吸收资金约0.5万亿人民币,约占当前A股总市值的1%。

  另外值得注意的,2018年初至今,IPO周均批文数约3家,单只新股平均募资规模约10.9亿元,较2017年全年5.7亿元的平均募资规模显著上升,但批文数的下降,让新股的整体募资额和此前相比相差不多。(证券时报网)


  1天38家IPO企业撤材料创纪录今年来113家 批文放缓 
  3月30日,38家企业撤回IPO材料创下新纪录。

  投行人士A:“预料到了,没什么好震惊的。”

  投行人士B:“惊吓?我们是一直很惊吓。”

  今年以来,不到4个月的时间,113家拟IPO企业撤回了材料。其中3月22日一天内,终止IPO审查企业达到12家,3月30日一天内,38家企业撤退。这场拟IPO企业大撤退的龙卷风刮得突然又猛烈,并且预计仍会持续。

  除了撤退得快,否决率也是居高不下,今年一季度通过率和否决率均达到45%。而今年以来新申报企业仅16家,IPO市场已然呈现出一番全新的景象,正常排队企业数量首次降至2字头。

  “作为一个老投行,我现在看着我们同事都觉得可怜。一个项目跟踪包装了三年,说没就没了,后三年还能培养出一个新的吗?这都不知道,这意味着六年没有奖金啊,养家糊口都难。”另一家南方的中型券商的资深投行人士向券商中国记者感慨道。

  今年以来113家企业撤回IPO申请
  2月23日,证监会在一则监管问答中明确提出:
  证监会将区分交易类型,对标的资产曾申报IPO被否决的重组项目加强监管:对于重组上市类交易(俗称借壳上市),企业在IPO被否决后至少应运行3年才可筹划重组上市;对于不构成重组上市的其他交易,证监会将加强信息披露监管,重点关注IPO被否的具体原因及整改情况、相关财务数据及经营情况与IPO申报时相比是否发生重大变动及原因等情况。

  证监会发布新规后,“撤材料”开始加速。自2月28日起,已有89家企业撤回IPO申请,其中3月22日一天时间内,终止IPO审查企业达到12家,而在3月30日,一天内终止IPO审查企业数量达到了“令人惊吓的”38家!要知道,2017年全年终止审查的企业数量为149家。




  从月份来看,3月是证监会发布新规后的第一个月,也迅速成了“重灾月”,共计79家企业终止IPO审查。1月和2月,终止审查的企业分别为12家和17家。

  “撤材料的主要原因还是企业业绩不达标。按照证监会的新要求,一是IPO在审企业,近三年净利润合计要超过1个亿,且最后一年超过5000万;一是IPO新申报的企业,主板要求最近一年净利润超过8000万,创业板不低于5000万。这些企业看业绩不太达标,该撤就撤了。反正现在基本接近即报即审的状态,没有必要先卡位,撞到枪口上的话就没有回头路了。”南方一家大型券商资深投行人士告诉券商中国记者。

  多位券商资深投行人士告诉记者,撤下来的企业选择观望的比较多,还是希望有一天能够上市。只有极少数股东退出意愿非常强烈的才会选择并购,毕竟从IPO到并购,股东所期待的利益是不一样的。

  这些投行最受伤
  企业在快要实现上市梦的前夜选择“撤退”实属无奈,受伤更大的还有保荐投行。

  据券商中国记者统计,今年以来118家撤回IPO申请的企业,涉及49家券商。具体来看,中信建投证券有8家企业终止IPO审查,位居首位。其次是招商证券和海通证券,分别有7家和6家企业终止IPO审查。国信证券、广发证券、东兴证券和东方花旗证券各有5家企业终止IPO审查。

  终止IPO审查的企业数量超过3家的还有,长江证券、西部证券、中信证券、中泰证券、浙商证券、申万宏源证券、民生证券、华创证券和国金证券。



  当然,需要补充的是,上述保荐项目中撤材料数量多的券商其项目基数也往往较大。例如,中信建投证券有8家保荐企业终止IPO审查,但其目前在会的IPO项目数量有28家,与中信证券并居首位。



  “作为一个老投行,我现在看着我们同事都觉得可怜。一个项目跟踪包装了三年,说没就没了,后三年还能培养出一个新的吗?这都不知道,这意味着六年没有奖金啊,养家糊口都难。”另一家南方的中型券商的资深投行人士向券商中国记者感慨道。

  上述南方一家大型券商的投行人士说,“现在新的项目来的话,我们会先劝企业选择并购,同时也培育一些小项目,等待机会。”

  今年以来新增申报企业仅16家
  终止审查企业不断增加,但新增报会企业数量并无大幅增长。券商中国记者统计,今年以来新增申报企业数量只有16家,较去年同期大幅减少。

  实际上,去年12月,就有91家新申报企业。而在今年,1月和2月各自只有2家和1家新申报企业。

  撤出潮愈演愈烈,而新增却不多,IPO“堰塞湖”的压力得到了极大缓解,IPO市场显示出一番全新的景象。据证监会公布的最新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4月12日,中国证监会受理首发企业333家,其中,已过会29家,未过会304家。未过会企业中正常待审企业291家,中止审查企业13家。至此,IPO正常排队企业数量降至2字头。

  前端严监管,后端新股发行量也在减少,这从IPO批文下发数量可窥见一斑。进入2018年之后,IPO批文核发速度大大减缓。数据显示,2017年,证监会平均每月下发34家公司IPO批文,3月份批文数量最多,共下发51家公司IPO批文;但到了2018年,IPO批文下发速度明显放缓,1-3月份分别下发IPO批文数为14家、4家和15家。

  自去年10月份以来,IPO审核通过率大大降低,也是IPO批文下发速度放缓的一方面原因。



  一季度过会率45%,被否企业有哪些问题
  Wind数据显示,今年一季度,证监会第十七届发审委共审核公司总家次71次,32家通过,被否32家,通过率(不包括取消审核的公司)和否决率均为45.07%。

  一季度被否企业问题除了17年重点关注的那些问题,如:关联交易、持续盈利能力、股权问题、财务问题、合法合规问题、内部控制问题、独立性问题、客户依赖等问题,还包括:毛利率、应收账款等指标对应的财务真实性以及盈利质量质疑、会计处理内在联系、现场检查及内部控制相关问题等。

  一家券商收购兼并部总经理告诉券商中国记者,依他过往看项目的经历,“被否的企业里,虽然有个别冤枉的,但绝大多数都没有被冤枉。”

  他说,“我们实际工作中,很大的任务就是识别这些企业的财务数据有多大的水分。我们要花很大的功夫对数据进行核对。而且确实,拿到的公司材料,大部分都有水分,IPO被否概率这么大,一点也不冤枉。”

  上海一家中大型券商资深投行人士坦言,尽管现在以硬性的业绩指标为限,卡掉了很多企业上市的路径是“简单粗暴”了点,但此前过多的小企业上市变成了一堆壳,其实并不利于资本市场的健康发展。(券商中国)
理想财富微信公众号 回顶部 到页底
理想财富官方微信
关闭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