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手必读 官方微博
官方微信
扫描关注:理想财富微信公众号
理想选股APP
扫描下载理想选股app
2017-09-21
首页»   今日焦点  » 正文
央行公开市场操作继续停摆 新型“降准”10月底后可能开启
2017-09-13 07:50:19 | 来源:中财网 | 阅读数:548
字号:
随着人民币的稳步升值,“降准”窗口是否已经开启?当前“降准”同以往有何不同?未来的货币政策又会走向何方?
   央行公开市场操作继续停摆
  9月12日,央行公开市场操作继续暂停,因今日无逆回购到期,故不形成资金净投放或净回笼。市场人士指出,后半周企业缴税影响将有所显现,加上跨季资金需求逐渐升温,资金面恐难续月初宽松之势,但逆回购余额大幅下降拓宽了央行腾挪空间,外汇占款亦有望恢复增长,加上季末财政支出较多,资金面实现平稳跨季的概率在上升。

  9月以来,央行持续通过OMO进行流动性净回笼。截至9月11日,9月以来央行仅开展逆回购操作400亿元,另开展MLF操作2980亿元,实现净回笼2915亿元;6个交易日中,仅9月7日因央行一次性续做全月到期MLF,实现净投放1285亿元。

  鉴于央行保持流动性基本稳定的基调和开展“削峰填谷”的策略,央行不断进行流动性净回笼,恰恰说明当前流动性不存在太大问题。上周市场资金面呈现平稳偏宽松态势,短期货币市场利率继续走低,银行间市场具有代表性的7天期质押式回购利率(DR007)降至2.80%一线,隔夜回购利率(DR001)降至3.13%,较8月末下行20BP左右。

  11日,在央行持续“抽水”之下,市场资金面略微收敛,但总体仍算宽松,平头寸难度不太大。从回购利率走势上看,11日,DR001涨2BP至2.62%,DR007涨4BP至2.87%,跨季的DR021大涨24BP。

  央行持续净回笼的累积效应开始显现,且进入每月中旬,季节性扰动因素将有所增多,机构也开始着手进行跨季准备,资金面料难续月初宽松之势,但不少机构认为,9月资金面实现平稳跨季的可能性不小。

  中信建投证券黄文涛团队指出,相较于前两月,9月资金面或将迎来难得的持续平稳期。9月资金面情形与6月存在诸多相似之处,首先,从资金面潜在风险点来看,二者均处于季末,面临季节性因素以及监管考核压力,从市场预期来看,前期市场多倾向于悲观。但市场充分准备,特别是央行更为侧重资金面维稳,推出28天逆回购,最终资金面不紧反松。其次,在资金面特殊关口,监管加强协调性,银行同业存单发行从此前“量缩价涨”转向“量增价跌”,市场最大的风险点顺利消化,银行体系资金面稳定不再是个疑问号。第三,从财政存款季节变化来看,6月和9月财政支出力度较大,对资金面均有明显利好;第四,从外部货币政策来看,美联储有望继续加息缩表,但美联储政策收紧对国内汇率压力不大,不改变短期内人民币持续升值态势。

  市场人士进一步指出,预计本周后半周,企业缴税的影响将开始显现,而9月中旬也是机构进行跨季准备的关键时期,资金面有所收敛的可能性较大,但同业存单续发顺畅,化解了资金面的一大不确定性风险,人民币连续升值之下,外汇占款也有望提供正贡献,季末财政支出也值得期待,加上当前逆回购余额所剩无几,央行通过OMO给予流动性支持的空间很大,因此资金面实现平稳跨季的概率不小。(.中.证.网.张.勤.峰)

  九州证券邓海清:新型“降准”10月底后可能开启 
  专访九州证券邓海清:新型“降准”10月底后可能开启?

  随着人民币的稳步升值,“降准”窗口是否已经开启?当前“降准”同以往有何不同?未来的货币政策又会走向何方?我们专访了九州证券全球首席经济学家邓海清。

  邓海清认为从9月份开始,“降准”的条件逐渐具备。首先,近期人民币汇率的稳步走高,为“降准”提供了外部条件;其次,国内的经济基本面和金融市场体系对降准也存在强烈需求。

  针对市场“降准”的不同声音。邓海清强调,与以往不同,此次“降准”为新型“降准”,并不传递央行“紧或松”的货币政策信号,而是作为结构性优化的货币政策工具。通过新型“降准”,不仅能够有效打破目前MLF等货币市场工具不能解决结构性困境,例如资金在分配过程中被大行、股份制银行截留,下游的非银和小型金融机构就得不到该有的资金分配,使得市场更加公平,而且可以减少银行同业间资金往来,有利于去金融同业杠杆。

  但是他同时认为,虽然目前“降准”条件基本成熟,但是央行对此仍存在一定顾虑,因此实际操作“降准”的时间极有可能在十月中旬或十月底之后。

  此外,对于未来的货币政策走向,邓海清指出,稳健中性仍是方向,两者侧重点不同,一方面未来货币政策的风格将是稳健的,另一方面政策效果将是中性的。( 一.财.网. )

  钮文新: “降准”是很好的货币操作选项
  不降准会有后患
   当年之所以不断拉高法定存款准备金率,其中一个核心理由就是大量外汇流入中国。由于当时的外汇管理体制的原因,中央银行被迫大量购买外汇并同时投放人民币,因此央行认为,这会导致基础货币投放过度。这该怎么办?于是央行把法定存款准备金率当成了“资金池”,通过不断上调法定存准率,回收因为外汇占款增加而投放的人民币。

  从总量上看,用法定存款准备金平衡外汇占款没问题,但很遗憾,这是一个根源性的期限错配。商业银行相当一部分人民币流动性被长期锁定,而得到的都是短期的流动性。因为,银行结汇之后所获得的外汇占款通常是企业的流动资金,也有相当一部分是境外流入的热钱,毕竟这些钱稳定性很差,属于短期的周转性资金。这实际上存在一个十分严重的问题:中央银行货币操作长期“锁长放短”。

  “锁长放短”的问题是?
  第一,中国金融短期化、货币化、套利化,商业金融机构必须越来越多地依赖短期融资去支撑长期的资产,比如银行用短期的负债支撑中长期贷款,这当然是严重的负债和资产的错配,而这本身就是金融杠杆,也是这些年中国金融杠杆率不断上升并难以去除的根本原因;
  第二,负债与资产期限错配会导致商业金融机构对短期负债的需求量不断增加,如果此时金融监管放松,立即就会形成有利于金融套利、而不利于资本生成的金融市场,因为短期资金供给稍有怠慢,货币市场利率就会大幅上涨,这就是为什么中国表面上看货币流动性非常多,但企业融资难、融资贵的关键所在;
  第三,商业金融机构对短期批发性融资的依赖度越来越大,负债与资产错配也会不断恶性循环,杠杆越来越高,风险越来越大;
  第四,股权资本市场失去根本动力,而迫使实体经济很多接受期限短、价格高的借贷工具,不仅加大了企业杠杆,而且没有平衡杠杆的工具,同时因无法覆盖短贷长投的风险,迫使实业资本逃离实业。

  上述问题已经变成了非常严峻的现实,在此背景下,商业银行当然盼望中央银行能够通过“降准”释放长期流动性,部分地解决商业银行杠杆过高,流动性风险过大的问题,尤其是当外汇储备下降的时候,为什么不能把“因外汇储备增加而提高的法定存准率在外汇储备减少的过程中释放出来”?这是所有金融机构共同的疑问。现实就是这样的残酷,央行没有通过“降准”去释放长期流动性,而是通过逆回购、MLF等短期货币工具向市场提供流动性,这等于是进一步“锁长放短”。尽管最近央行更加注重使用一年期的MLF去对冲逆回购和半年期MLF,但对商业金融机构而言,有润喉之效,但显然不够解渴。

  所以我认为,央行该“降准”就要“降准”,从金融为实体经济服务的角度看,培育一个能够更多生成资本的金融市场意义非常重大,而没有足够的长期流动性支持,金融市场将失去为实体经济服务的基础。为防止M2快速上涨,央行完全可以采取“收短放长”的手段--在通过“降准”释放长期流动性的同时,减少逆回购数量。

  实际上,全球金融市场对于“商业银行使用短期批发性融资的规模”都十分关注。2017年8月24日,耶伦在全球中央银行行长会议上透露:目前美国大型银行已经转向更为稳定的融资组合,来自股权投资人的资本大致增加了一倍;而最不稳定的短期批发借款减少了约一半。但很遗憾,我们是不是背道而驰?

  穆迪最近把交通银行的债信等级降至“垃圾级”,这当然有它无视中国国情的一面,但它们所支出的问题是不是也值得我们深思?穆迪指出:交行的批发融资占有形资产的比例从2015年的26%升高至34%,我认为,这恰恰是中国金融短期化的表象,是非常值得中国管理者高度关注,并着力转变的主要问题。

  当然,我们也看到,转变已经开始。比如中国正在强化货币基金的管理,压缩货币投机规模应当是监管的应有之意;再比如对ICO的取缔,实际是在防止金融乱象分流中国金融资源。等等。在这个时候,我们对中央银行的期待就是:收短放长,通过“降准”这一根本措施向金融市场释放长期流动性,以更好地推动适应实体经济需求的资本金融在中国健康发育。(新.浪)
理想财富微信公众号 回顶部 到页底
理想财富官方微信